<fieldset id='m66q5'></fieldset>
    <span id='m66q5'></span>

  1. <ins id='m66q5'></ins>
      <i id='m66q5'><div id='m66q5'><ins id='m66q5'></ins></div></i>
    1. <tr id='m66q5'><strong id='m66q5'></strong><small id='m66q5'></small><button id='m66q5'></button><li id='m66q5'><noscript id='m66q5'><big id='m66q5'></big><dt id='m66q5'></dt></noscript></li></tr><ol id='m66q5'><table id='m66q5'><blockquote id='m66q5'><tbody id='m66q5'></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m66q5'></u><kbd id='m66q5'><kbd id='m66q5'></kbd></kbd>
    2. <acronym id='m66q5'><em id='m66q5'></em><td id='m66q5'><div id='m66q5'></div></td></acronym><address id='m66q5'><big id='m66q5'><big id='m66q5'></big><legend id='m66q5'></legend></big></address>
      <dl id='m66q5'></dl>

      <code id='m66q5'><strong id='m66q5'></strong></code>

        1. <i id='m66q5'></i>

          表舅的初戀

          • 时间:
          • 浏览:22

          表舅每次上街總愛往摟抱親熱的對對情侶身上瞄,還忍不住用胳膊肘捅咕舅媽,十二分羨慕地說:“嗨,嗨,看看人傢多浪漫!”每次也免不瞭舅媽的白眼和呲嗒:“六十多歲的人瞭,越老越騷腥!”

          表舅看電視就愛看那男歡女愛的電視劇,每每看到男女親吻的鏡頭,又忍不住對舅媽咂舌:“你看人傢那親熱勁兒,嘖,嘖!”舅媽又短不瞭挖苦幾句:“老不正經,越老還越長花花腸子瞭!”

          如果僅限於此也就罷瞭,用舅媽的話說,“你舅是‘王二小放羊,不往好草裡趕瞭’!”

          終因表舅陶醉於被舅媽定性為“淫書”的《白鹿原》、《廢都》、《豐乳肥臀》和《有瞭快感你就喊》而不能自拔,遭到瞭舅媽“再不改邪歸正就離婚”的最後通牒。

          表舅沒有兒女,我這個外甥是他唯一的小字輩親人。一天,趁舅媽去表姐傢(就是我媽傢)串親戚,打電話讓我過去。我一進屋,眼淚汪汪的表舅就沖我倒開瞭苦水:“大外甥,你替我評評這個理兒,我不就是羨慕羨慕現在的年輕人趕上瞭好世道,能大大方方地想戀就戀,想愛就愛嗎?我不就是想為自己年輕時沒體驗到現在年輕人那轟轟烈烈、纏纏綿綿地滋味找回點兒平衡嗎?甭管咋說,就算我的心出軌瞭,我人不是沒出軌嗎?”

          表舅說著說著,聲音有些嗚咽瞭:“大外甥,你是不知道哇,我們年輕那陣子,除掉鬥私批修,就是大幹苦幹,哪懂得啥叫浪漫,啥叫激情啊!”

          表舅抹瞭一把眼窩,又抹瞭一把眼窩:“咳!真是越老越沒出息瞭,咋還眼窩子越來越淺瞭呢!”

          表舅接過我遞給的濕毛巾,擦瞭擦臉,又接過我端過來的熱茶,呷瞭一口,便陷入瞭往事的回憶……

          你舅舅我像你這個歲數的時候,咱們的傢還都在白城住。一年,哈達山發現瞭鐵礦,在白城招工。我就和另外兩千多“老三屆”一起來到瞭荒蕪人煙的大興安嶺餘脈哈達山腳下。我和一個大夥都叫她四妹的雖然同校同屆卻不同班的女同學分到瞭一個作業班。班裡共12人,4 女8 男。四個女同學中就屬四妹最小,因這,大傢叫她四妹。

          四妹人長得漂亮,別看她也同大傢一樣整天穿著肥肥大大的工作服,可那如風擺楊柳的身腰哪兒遮得住呀,時不時地就被顯現出來。四妹不但身腰好看,眉眼更是俊俏,那時候,墻上貼的年畫,電影院演的電影都是翻來覆去那幾出樣板戲。用現在流行的時髦詞兒講,《紅燈記》裡的李鐵梅成瞭我們這些男同學的心中偶像。可要是拿李鐵梅同四妹比,李鐵梅哪兒比得過四妹呀!四妹那白裡透紅的瓜子臉可比李鐵梅漂亮多瞭!嫩嫩的嘴唇,翹翹的鼻子,再配上那雙會說話的毛茸茸、水靈靈的大眼睛,實實一個美人坯子,看一眼,就能把你的魂勾去嘍!

          我們這些二十剛出頭的少男少女正值青春萌動期,尋找愛情就自然成瞭每個人心中的夢想。在性別比例懸殊的情況下,女的就顯得格外搶手,容貌出眾的四妹更成瞭眾男矚目的競爭目標。我同作業班裡的所有男同學一樣,希望得到四妹的青睞,獲得四妹的芳心。可是,性格靦腆、內向的你舅舅我,總也找不著向四妹示愛的機會。嘿!其實,機會隨時都有,都是因為你舅舅我膽量不足,勇氣不夠失去瞭。正在我急得如熱鍋螞蟻的時候,機會來瞭!

          歷時兩個月的老虎崖奪礦大會戰勝利結束瞭,礦領導宣佈放假三天。我和另外兩同班哥們兒相約回傢看看。四妹知道後,也跟著我們一塊兒回瞭白城。說好在傢睡一宿覺就一起返礦。可是,直到火車開瞭,也沒見到那兩哥們兒的影。

          那時候,火車晚點是傢常便飯,等你舅舅我和四妹在烏蘭浩特下瞭火車,早過瞭從烏蘭浩特去礦上的班車的點兒。眼瞅著太陽就偏西瞭,出瞭烏蘭浩特,到礦上,那可是30 公裡的山路,如果走到礦上,還不得半夜呀!

          你說住旅店?傻小子,你當旅店那麼好住哇!哪像現在一抬眼就能看見幾個星級賓館和幾傢快捷酒店,那時要找個旅店得跑上幾條街,就是好不容易找著瞭,十有八九沒床位瞭,即便有,還得要單位介紹信,就是有介紹信,住店的錢哪掏去?我們那時幹的是礦工的活,掙的是農民的工分,要到年底才能分紅,平時花錢得朝傢裡要,各傢過日子都是有數的倆錢,能給個三塊五塊就不錯瞭,坐火車還得設法逃票,住一宿旅店少說也得七八塊,哪掏得起呀!想都不敢想。

          看著一眼望不到頭的山路,四妹發愁瞭。你舅舅我雖然表面也裝著發愁,心裡可樂壞瞭,暗暗慶幸遇上瞭這求之不得的天賜良機。要走完這30 公裡的山路,少說也得五個小時,能同四妹單獨在一起這麼長時間,平時哪找去!能不說這個機會難得嗎?

          走在山路上,你舅舅我沒話找話的和四妹搭個著。四妹不是不願意搭我這個茬,可讓我著急的是她始終與我保持著一定的距離。當時我猜想,也許是四妹急於趕回礦裡,邁的步子就快。可我卻想和四妹單獨在一起的時間長一些,步子自然就慢。便形成瞭四妹在前行,我在側後跟的隊形。這樣一來,四妹就成瞭你舅舅我眼前的一道可以近距離觀察的風景。你看那剛剛二十歲的身體發育得咋那麼勻稱!該凸的凸著,該凹的凹著。尤其那又黑又粗的兩條大辮子在她的腰間擺動的樣子更是逗引得我心裡發癢,總想伸手摸一摸。可你舅舅我哪有這個膽兒呀!一個月前,就在奪礦會戰正酣之際,二礦發生瞭一起流氓案。全礦為此停產一天,召開批鬥大會,上升到階級鬥爭新動向的高度,將那個流氓犯進行瞭鬥倒鬥臭。結果,那個挨批鬥的男生當晚借口撒尿,騙過看押的人,跳崖自殺瞭。現在回憶起來,那叫啥流氓啊?不就是在午休時,趁他暗戀的女生不註意掐瞭一下臉蛋兒嗎?可在時刻繃緊階級鬥爭這根弦的當時,那可不得瞭!所以呀,還摸不透四妹心思的你舅舅我敢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