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ns id='f22rg'></ins>

    <code id='f22rg'><strong id='f22rg'></strong></code>

    <span id='f22rg'></span>

    <fieldset id='f22rg'></fieldset>
    <dl id='f22rg'></dl>
        <acronym id='f22rg'><em id='f22rg'></em><td id='f22rg'><div id='f22rg'></div></td></acronym><address id='f22rg'><big id='f22rg'><big id='f22rg'></big><legend id='f22rg'></legend></big></address>
      1. <i id='f22rg'></i>
        <i id='f22rg'><div id='f22rg'><ins id='f22rg'></ins></div></i>

      2. <tr id='f22rg'><strong id='f22rg'></strong><small id='f22rg'></small><button id='f22rg'></button><li id='f22rg'><noscript id='f22rg'><big id='f22rg'></big><dt id='f22rg'></dt></noscript></li></tr><ol id='f22rg'><table id='f22rg'><blockquote id='f22rg'><tbody id='f22rg'></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f22rg'></u><kbd id='f22rg'><kbd id='f22rg'></kbd></kbd>

            你比月光更溫暖

            • 时间:
            • 浏览:20

            1

            記得幼年時,每看到鄰傢小囡在父母面前撒嬌嬉鬧,我心裡便湧起一股酸澀。父親是一名軍人,常年留守在海島,與傢人聚少離多,我對他的印象幾近模糊。

            8歲那年,母親帶著我隨軍來到部隊,也算是團圓瞭。曾經那麼渴望父女間的親昵交流,可由於長時間的疏離,面對剛硬俊朗的父親,我有些無所適從。以至年少懵懂的我,竟不肯稱呼他一聲爸爸。起初,父親寬宥地一笑置之,但有一天他還是發瞭火。

            那天晚飯後,媽媽讓我給在讀書的父親端去一杯熱茶。我走進書房,將杯子擱在桌上,說:——茶。父親正沉浸在書本中,似乎被驚瞭一跳,抬頭說:這麼沒禮貌,你應該說——爸爸,請喝茶。

            我低垂著頭,默不作聲。父親生氣極瞭,拽著我的胳膊把我拖到院裡,大聲地說:你啥時候喊爸爸瞭,才準進傢。

            夜很黑,聽著風吹樹葉的沙沙聲,我心裡有些害怕。倔強的我不肯妥協,站一會兒感覺累瞭,就倚墻蹲下,不知不覺地居然睡著瞭。

            恍惚間,一雙大手輕輕地將我抱起。我微瞇著眼,見是爸爸,趕緊佯裝睡著。這時,聽到媽媽嗔怪道:她做得不對,你多講道理,跟孩子較什麼勁呀。

            爸爸語氣緩和下來,說:這孩子脾氣倔,隨我。話語中帶著幾分驕傲。聽瞭這話,我心裡的委屈消散瞭許多,安靜地偎在他的懷裡,享受著這片刻的馨香時光。

            2

            考上初中後,因為離傢太遠,我隻能住校。初次離開傢,我心情煩亂,上課時經常走神,成績忽高忽低。

            一周後的一天,中午下課後,我從教室裡出來。走到樓道拐角處,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是爸爸。隻見他拎著一個塑料袋,硬往老師手裡塞,兩個人推來讓去。最後,老師提著那袋東西,轉身離去瞭。

            父親抬起頭來,看到站在不遠處的我,他微咳瞭幾聲,顯得有些不自在。你媽媽打的海蠣子,給老師捎瞭些。你現在住校,免不瞭給老師添麻煩。

            這下輪到我吃驚瞭,沒想到我的父親——那麼驕傲堅毅的男人,居然肯為瞭他的小女兒,放下自尊放下面子,親自給老師送禮。可是我多年以來對父親的態度是那麼冷漠疏離。想到此,我心裡覺得好痛,好後悔。

            我回去瞭,你好好念書。父親轉身就要離開。我再也忍不住瞭,哽咽著說:爸爸,路上慢點。他頭也不回地應道:好,知道瞭。

            那一瞬間我分明看到,父親的肩膀顫動瞭一下,隨後他邁開腳步朝前走去。我佇立在原地,凝望著他的背影,臉上淌滿瞭晶瑩的淚水。

            3

            席慕蓉說,鄉愁是一棵沒有年輪的樹,永不老去。1987年的冬天,我隨父親轉業回到內地,隨著時光流逝,我日夜思念著海島。去年夏天,我和父母回到那裡,隨行的還有父親的戰友郭叔。

            我們沿著曾經走過的路,追尋遺落在歲月深處的印記,最後在部隊的營房前站住。

            郭叔指著平房後面的操場說:我們以前在這裡練習擒拿格鬥,你爸爸是練得最刻苦的一位。你爸不僅功夫過硬,水性也好,還救過好幾個人呢。郭叔還對我說,我很敬佩你的父親,他各方面都很優秀、很拔尖……”

            那個夜晚,我們沿著海邊漫步,父親在前,我在後。波光粼粼的水面上,升起一輪圓潤的明月,月光沿著父親優雅的背影,鍍上一層淡淡的柔光。

            我心裡泛起無邊的歡喜,慶幸自己終於在而立之年讀懂父親。那一份深沉的父愛,遠比月光更溫暖,它終將穿透歲月,綿延至我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