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w8qcl'><em id='w8qcl'></em><td id='w8qcl'><div id='w8qcl'></div></td></acronym><address id='w8qcl'><big id='w8qcl'><big id='w8qcl'></big><legend id='w8qcl'></legend></big></address>

<code id='w8qcl'><strong id='w8qcl'></strong></code>
    <fieldset id='w8qcl'></fieldset>

      <i id='w8qcl'></i>
      <i id='w8qcl'><div id='w8qcl'><ins id='w8qcl'></ins></div></i><ins id='w8qcl'></ins>

          <dl id='w8qcl'></dl>

          <span id='w8qcl'></span>

        1. <tr id='w8qcl'><strong id='w8qcl'></strong><small id='w8qcl'></small><button id='w8qcl'></button><li id='w8qcl'><noscript id='w8qcl'><big id='w8qcl'></big><dt id='w8qcl'></dt></noscript></li></tr><ol id='w8qcl'><table id='w8qcl'><blockquote id='w8qcl'><tbody id='w8qcl'></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w8qcl'></u><kbd id='w8qcl'><kbd id='w8qcl'></kbd></kbd>
        2. 縫衣針加紅棗的信

          • 时间:
          • 浏览:21

            奶奶生於民國五年,在我大學畢業的第二年無疾而終,享年84歲。

            奶奶和我們共同生活瞭幾十年,卻和爺爺在一起不過15年,倆人真正一起生活的日子更少。

            奶奶嫁給爺爺的時候剛剛14歲,爺爺15歲,花朵般的年紀,兩個小娃娃從此開始瞭自己的小傢日子。

            爺爺傢世代經商,奶奶過門不久他就遠赴南京接手祖公留給他的煙坊攤子,奶奶則一個人留在傢裡遵守孝道。爺爺在他29歲的時候永遠地離開瞭奶奶,那時的奶奶,已經是5個孩子的母親,其間的艱辛不敢想象。

            我原先總認為爺爺奶奶的結合是一種悲劇,純粹是媒妁之言和講究門當戶對的舊俗犧牲品,他們那麼小的年紀懂什麼愛情,甚至有時候還抱怨奶奶為什麼不英勇地沖破封建世俗的思想,像許多知名烈女一樣,勇敢地另外找尋自己的幸福和愛情呢?

            直到有一次,我和父親談起此事,說到動情處,父親給我講瞭一個埋藏心底多年的故事。

            當年爺爺要接管南京的生意,蜜月沒有度完就離開新婚的媳婦。那時奶奶整日以淚洗面,孤獨無助。我們傢是個幾十號人的大傢庭,白天勞累忙碌沒時間,到瞭晚上在一粒豆油燈下,奶奶才偷空想念爺爺。

            思念久瞭,奶奶決定給爺爺寫信。雖然是大傢閨秀,但奶奶僅在自傢書房院裡待過半年,基本不識字。可按撩不住心底洶湧的思念,她思考瞭幾天,終於用原始的簡單物件寫好瞭一封信,讓信客捎給爺爺。

            信客接到那封信的時候滿臉驚詫和疑慮,這麼遠的路,就捎這些?

            奶奶卻很平靜,就這些,帶給他吧,別丟瞭!

            就在信發後半個月,爺爺逃回瞭傢。那種語言也隻有爺爺才能讀懂,才能深切體會到奶奶湧自心底的深深思念和真摯的愛。

            爺爺奶奶短暫的愛情那麼長久,堅不可摧,十幾年的愛情用瞭將近一個世紀的時間來考證沒有能比這更好的證明瞭。

            父親告訴我,奶奶托付的信其實是用兩枚縫衣針穿連著兩個紅棗。

            這是奶奶一生唯一的一封信。

            奶奶在對爺爺說:真真(針針)想你,早早(棗棗)回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