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an id='c6quf'></span>
  1. <fieldset id='c6quf'></fieldset>

    <dl id='c6quf'></dl>

    <code id='c6quf'><strong id='c6quf'></strong></code>

  2. <tr id='c6quf'><strong id='c6quf'></strong><small id='c6quf'></small><button id='c6quf'></button><li id='c6quf'><noscript id='c6quf'><big id='c6quf'></big><dt id='c6quf'></dt></noscript></li></tr><ol id='c6quf'><table id='c6quf'><blockquote id='c6quf'><tbody id='c6quf'></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c6quf'></u><kbd id='c6quf'><kbd id='c6quf'></kbd></kbd>
  3. <acronym id='c6quf'><em id='c6quf'></em><td id='c6quf'><div id='c6quf'></div></td></acronym><address id='c6quf'><big id='c6quf'><big id='c6quf'></big><legend id='c6quf'></legend></big></address>
      <ins id='c6quf'></ins>
      <i id='c6quf'><div id='c6quf'><ins id='c6quf'></ins></div></i>
      <i id='c6quf'></i>

          給花開一個機會

          • 时间:
          • 浏览:18

            那年,她大學畢業到報社做一名小編輯。

            她不大愛說話,一個人靜靜地編稿,或靜靜地看英語書。同事們知道她在準備復習考研,還知道她會間隔著收到北京一所大學的來信。

            該是一個男生的。她在拆信時會流露出一點無法掩飾的熱切,幾頁紙,卻看得忽悲忽喜。

            這一切,都悉數收入瞭他的眼底。

            他們的辦公室隔著窄窄的走廊,她偶爾抬起頭來向對面望去,他就快速地把視線轉到別處,似乎隻聽得到自己的心跳,目光遊移中忍不住猜測著她是在看自己,還是在看自己辦公桌前擺的那盆茉莉。

            茉莉有半人高,枝葉扶疏,滿株翠綠,正是要進入花季瞭。

            他小心地把茉莉搬到她面前,拜托她替他照看一下,他要去異地采訪一個多月時間。她有短暫的驚訝,之後抱歉地說:“我怕是養不好。”他一笑:“沒關系。這茉莉很好養的,記得給它澆水就行瞭。”

            她每天依舊靜靜地編稿、看書,再有空閑就是不忘為那盆茉莉澆水。茉莉長得很快,那些柔嫩的枝條受瞭蠱惑般沒有規律地瘋長,奇怪的是,卻不長一個花苞。

            無端地,她就想到瞭自己。為瞭那個在北京念研究生的男孩,為瞭維系那份風雨飄搖的愛情,除瞭到北京讀研外,沒有更好的辦法。她的愛需要拼命地踮起腳尖,爬著梯子才能夠到。好累啊。

            他采訪回來瞭,她抱歉地說:“對不起,我沒養好,隻長葉子不開花。”他依舊一笑,走到茉莉前仔細地去折那些新梢:“這些太長的部分要掐掉,否則是不會開花的。”她的心一痛,眼裡忽地就有瞭淚。

            他輕輕地握住她的手,看定她的眼睛:“給花開一個機會,給愛一個機會,給我一個機會,好嗎?”

            茉莉最後還是留在瞭她的辦公室裡。

            半個月後,已是滿室馥鬱的花香。